家常綠活

林麗珊的創意無添加生活


發表留言

「社會發明家」Elena Simons : 幽默‧改變世界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她玩。她改變世界。
【明報專訊】 2008年1月26日
幽默,作為一種策略,教人尋味。它可以是政客演說的調味劑、補習天王的主菜、推銷員的專業雜耍;文學評論家說,幽默是修辭技法,集戲謔和同情於一身;心理學家說它是釋放心靈的妙法,搞社運的人呢﹖上街、行動會不會用上幽默感呢﹖

來自荷蘭的美麗女孩Elena Simons發明了新字:「fungagement」,她認為不必用硬磕的方法來關懷社會,開懷、輕鬆的方法一樣可以引起大眾對社會事務的關注。

由飯盒開始

Elena出身荷蘭阿姆斯特丹的中產家庭,家境不俗,17歲去了美國紐約學藝術,聽了有關消費主義的課,開始反思生活,自覺買東西太多,對環境影響很大,點起了對社會關懷的火。回國後,第一件作品是在阿姆斯特丹不同的地方,掛上60個盒子,上面寫着:「有錢的話,請把錢放在盒內;無錢的話,請在盒內拿。」

結果,有人投錢,有流浪漢得到免費午餐,同時,惹來傳媒目光。當時,她19歲,「我那時在快餐廳兼職,同事問我為何不好好宣傳,我不懂呀,便在網上找教人寫新聞稿的東西,我照着做,便出了第一篇新聞稿,開始了我的工作。」

兩年半前,她成立了一個叫wonder(www.wonder.nl)的組織,現有五位兼職同事,她是創作總監,也自稱為社會發明家(Social Inventor)。她一邊跟不同的人,包括高官、老師、學生做工作坊,一邊身體力行,具體實踐,搞連串好玩的社會行動。

她領養了環境署秘書長

例子很多,如在荷蘭最受歡迎的「Citizen Buddy」計劃,參加者可以領養一位政客或公務員 ,每月定時單對單見面。你可以帶你的buddy到海灘散步,或嘆個下午茶,也可以要求對方回應問題,交功課,如Elena自己領養了環境署的秘書長,她問對方為何宣揚環保的方法總是那麼悶﹖為何不用更好玩的方法教小朋友﹖為何官員無創意等。

可以想像,此計劃非常受歡迎(香港可能嗎?你會領養誰?),參與的人認為很有用,因為對政府的日常工作多了具體的了解,從日常生活裏明白政客是什麼一回事。難得是,荷蘭政客都很開放,樂於跟市民直接接觸,計劃得到不同政黨的政客及大小級別的公務員參加,現有200位成員,先後有750人參加。她們的工作就是配對、建立網上平台,讓參加者有系統地分享及紀錄當中的過程及改變。

在鋼線上遊戲

另一個在荷蘭引起很大迴響的是Elena的第一本書:《Fun with Muslims》,以印刷精美、送禮用的gift book形式,教人如何跟回教徒相處。當中紀錄了她跟原教旨朋友一起購物、跟獄中摩洛哥朋友打羽毛球、跟伊斯蘭女孩談內衣。「這是我覺得最難的一個計劃,很多人叫我不要做,很大壓力 ,過程中,自己也很迷惑,不知有沒有問對問題,最初出版社不願出版,後來終於成事。」是的,把自己放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文化脈絡,不能不說她勇敢。「當時,荷蘭對回教徒有很多負面及片面的報道,我便決心做點事。」舉重若輕,正是幽默的本事,社會共融實在不只是一個口號,此計劃有效嗎﹖「很難有一個量化的效果,起碼已引起大家談論。」她認真地說。

事實上,Elena十分在意「有效性」,她最新的計劃就是出版一本針對貧窮、戰爭及環保議題的書,專提供解決方案,也將推出網上平台SaveTheWorld.nl,教人以錄像為工具,改變世界。

用美感作為亮點

Elena關心的議題,相當「跳躍」,除以上例子外,也關心動物性權的Sex for Animals,「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動物死於處女/子之身,我們要讓動物有享受性愛的權力」;成立Cool Women,組織粉紅色的「購物兵團」,以女性消費者力量去推動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如集體購買有機食品;有以讓人快樂為旨的Happy Company,如在地車平台組成「揮手團」,向上班的你揮手,並有大、中、細可供選擇,大版即有五十人拿着白手巾,跟愈行愈遠的你唱歌、吶喊、舉橫額。

每個行動都有用得來好玩,視象極強,如女子購物兵團,一身綠衣紅帽制服,不無氣勢;動物權益海報,抵死有力,大大加強訊息傳遞的力度。這大概是本地社運較少留意的地方:美感的兼顧,形式本身的創意表達,我們大多議題為本,集中訴求的表達,不是橫額就是旗海,形式純粹是表達的工具,沒有想及附加其它意義。其實,我們欠的是美感創意,還是幽默感﹖

Elena今次來港一星期,先後跟本地社運朋友及深水埔重建區的老街坊做工作坊,大家都不約而同問:「她的計劃可以轉化到香港來嗎﹖會有用嗎﹖」

我想,可以分為兩個面向想:街坊(或市民)及組織者。

當然,荷蘭及香港的文化氣氛,社會脈絡有根本性差異,如果掛在牆的錢盒放在香港,肯定有人因爭錢而打架,「荷蘭貧富懸殊不嚴重,階級不明顯,錢盒計劃期間,沒有發生過什麼事。」Elena說。購物女兵團是否只是中產玩意﹖參加者都只是年輕女孩﹖「荷蘭的有機食品相當普遍,價錢略貴,卻可以付擔的,參加的成員多是30歲上下的女士。」她答。在香港,卻是連一般豬牛肉都很貴呢。

香港版可行嗎﹖

也許,Elena的計劃不盡適用於香港,但幽默感卻可以令人稍稍放鬆繃緊的神經,微微離地,異想天開一下。如Elena在深水埔的車房內,叫約20名面臨清拆的老街坊一起合上眼,跟她一起發五分鐘的白日夢,街坊也真的帶笑合上眼,想。他們發出種種奇想,如設立民間法庭、或「咀」法庭每位人士、或在法庭外單車巡遊、做勝利花牌等等。的確,工作坊未必帶來實際的改變,卻成為一次集體的搞怪經驗、嬉笑間有更多的會意、鬆動的神經可以儲蓄更多正面的能量。(這又或只是我自己的奇想?)

另外,跟Elena參加在理工大學設計學院舉行的「反轉社會行動」的組織者,反應跟街坊不一樣,他們很快就把Elena提供的技法,包括「反轉」(如反客為主的領養計劃)、「滲透」(她曾成功地把街上的垃圾放到大公司的貨架上)、「誘惑」(如美麗的女兵團),化為一個個實驗行動:當場走到理工平台為人提供免費薯片、不盡的讚美、跟街上煙民共享免費流動煙灰座、交換禮品等等,最厲害是免費給人一次「飛行」,即幾個人把對方抬起,人肉滑行等等。這些行動,跟平日爭權益、反不公義、支持環保當然很不同,有沒有用呢﹖

真的很難說,至少喚起了感覺,組織者可以放下平日用慣的、強硬的陳述,用笑容來打開可能性的寶盒,開拓不同說話的方式,跟「街客」共享剎那的美妙時刻,建立一種共同經驗。當然,對方是否願意接納,如大可拒絕妳免費提供的按摩服務,這又可能是技巧的另一層次考慮。

相信,我們不可能照單全收Elena的計劃,但她反問:「你們為何不開設香港版本的Happy Company﹖」是的,如果幽默也可以上市。

什麼人問?俞若玫
香港土生文字人,近來參與及(更多地)旁觀各式社會運動,有感香港太多問題,太少答案;香港人太多計算,太少幽默。希望發白夢也是正經事。

什麼人答?Elena Simons
荷蘭來的「社會發明家」,有感世界需要改變,我們有太多窮人,太少歡樂;太多消費,太少樹木;太多工作,太少性趣。求變,但不一定悶蛋,社會行動可以設計得又好玩又美麗,讓人快樂地改變。她相信深水埔醬油舖七十多歲的伯伯,仍然精神奕奕,就是堅持積極樂觀的精神,開心才看得到新可能。

文﹕俞若玫
編輯:楊泳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