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綠活

林麗珊的創意無添加生活


發表留言

【外傭在香港 2】菲傭Gina:為一個麻煩古怪的環保家庭工作,很開心

(刊於2015年04月24日<<立場新聞>>)
DSC_6906_m8QIZ_1200x0

Gina已為阿珊(右)工作了十多年,不知不覺間也學到很多環保知識。

「到處都是垃圾,雨天還會阻塞渠道,何不將垃圾回收再造?對我們、對環境也有益,為何不做呢?」這並非環團的宣傳,而是出自來港工作多年的菲律賓女傭Gina的口中。

10多年前,Gina開始為有「環保媽媽」之稱的林麗珊工作。初時,她覺得阿珊要求「麻煩古怪」:垃圾要分類回收、不可買含添加劑和味精的食品,就連洗碗,也要管,「不可用化學洗潔精,要自己造番梘清潔」。「很難做到,又不明白她想什麼」。

可是,這個僱主會耐心向她解釋環保的重要,甚至「落手落腳」一起做家務,教她造番梘、縫紉。

「其他僱主不會這樣耐心解釋,為何我的僱主會這樣做?」Gina漸漸被阿珊感染,自己也變了環保工人姐姐。離鄉別井工作,換來的不只是薪金,還有的是環保意識。

Gina一邊工作,一邊接受訪問,不知不覺,已剝了很多粒果仁殼。

Gina一邊工作,一邊接受訪問,不知不覺,已剝了很多粒果仁殼。

「回收紙皮可以賣啊」

現年46歲的Gina,95年來港,2001年開始加入阿珊這個環保家庭工作。「最初覺得很麻煩」,Gina回想,初時要把垃圾分類回收,覺得「浪費時間,為何不直接丟棄?」有次,阿珊從燒烤派對帶了兩袋垃圾回家,當中食物殘渣、生肉、紙巾什麼垃圾都有,還滲出血水,臭味難當。阿珊要求Gina從中挑出塑膠和鋁罐回收,並與Gina一起「摷垃圾」,又解釋什麼物品可回收,見到阿珊「這麼臭也忍到」,Gina也不介意分類垃圾了。

久而久之, Gina現在非常樂意做回收,「可以賣錢嘛!紙皮又可以賣,50公斤的塑膠還可換得一至兩公斤米!」Gina口中的環保,不是長篇大論的道理,而是實實在在的生活體驗。

煮食方面,阿珊要求與別不同。要買有機食材,不要含味精、防腐劑或添加劑的食品,快過期的粟米片、麥片,一般人嫌棄,阿珊也會買。

Gina十分抗拒:「我通常不會買,因不知是否已變壞,若變壞了,就浪費金錢啊!」阿珊沒有責怪她,反而細心解釋背後原因,Gina後來也明白,只要細心檢查,食物沒變壞沒生蟲,照吃可也。這不但可減低超市的廢物量,而且這類食品售價亦較低,Gina開始不介意買這類食品。

幾年前Gina曾返回菲律賓兩年,阿珊說期間先後聘用兩名工人,她們都不如Gina般明白阿珊:「我很有心機解釋給她們聽,之後她們居然在背後話我食垃圾(快過期的食品),她們這樣話我,我覺得很傷心。」所以遇上明白自己的Gina,實屬難得,阿珊很開心,「所以我留了她這麼久」。

阿珊家中的花園,有兩個廚餘堆肥桶,Gina每天負責將廚餘放入桶內。

阿珊家中的花園,有兩個廚餘堆肥桶,Gina每天負責將廚餘放入桶內。

 

回到菲律賓 我可以縫衣服造麵包

賺取收入之餘,Gina更從阿珊身上學到不少小手藝。阿珊不用化學清潔劑,要用果皮清潔劑、廢油番梘等自製清潔劑。麵包、乳酪、咕𠱸袋,也要「自家製」,所以Gina統統都要學。阿珊會親自教授,「她很有耐性教我,會叫我暫停工作,學學這些小手工,我說『我學不會啊』,她還是有耐性地教我」。

現在,Gina也是一個「自家製專家」,還能解釋箇中好處:「外面的洗潔精刺激性較高,會令指甲裂開。若自己造番梘,就可知道當中成分,刺激性亦較低」。Gina又說「自己造麵包,可以用有機麵粉,又知道其中成分;有時外面的麵包會發出怪味」。Gina細數阿珊教她的每樣手藝,差不多每說一種,她都會提及家鄉:「回到菲律賓,我都可縫製衣服啊!回家後,還可以造麵包呢!」

Gina從雪櫃,取出她自製的乳酪。

Gina從雪櫃,取出她自製的乳酪。

這個椅墊,是阿珊教Gina用舊窗簾布縫製的。

 

生命影響生命

Gina的環保態度,不知不覺感染到身邊的朋友。假日聚會,Gina要朋友把食物「吃光光」,吃不完的,要用盒帶走;買東西,要她們自備購物袋;垃圾,當然要分類回收。朋友初時不慣,還著她「將垃圾丟掉吧,不要帶走啦!」現在卻感激Gina,「膠袋現要收費啊!幸得你早就叫我們自備購物袋買東西,我從你身上學會很多!」

Gina有一位同為家傭的朋友,在珊的鄰居處工作。有天,她的朋友煮好晚飯,僱主卻不回家吃飯,家裡又不可留「隔夜餸」,朋友靈機一觸,就將餸菜送給Gina和阿珊,問他們「我不想浪費食物,你們要嗎?」結果,阿珊一家便「有餸加」。

 

「我們已超越一般僱傭關係啊」

去年底的雨傘運動,香港人以雨傘對抗政權;Gina沒到過金銅旺佔領區,卻知道現場「有很多破爛雨傘」。原來阿珊當時在金鐘佔領區,回收毛巾、衣服和樽裝水等物資,並將大量破爛雨傘的部件帶回家,要Gina放置好,之後會這些物資轉交有需要的團體復修,以免浪費。Gina說這些雨傘都「爛哂」,很難復修。見到阿珊累透,Gina會主動倒杯水給她,讓她休息一下。阿珊形容Gina十分貼心,「我們已超越一般僱傭關係啊」。

這個椅墊,是阿珊教Gina用舊窗簾布縫製的。

Gina上烹飪班學煮各國菜式,也是阿珊付學費。阿珊還會送Gina嬰兒衫、風扇、毛氈等日用品,有全新的,也有二手的,亦是阿珊付郵費,讓Gina將物品寄回家鄉。不介意穿舊衣服嗎?Gina解釋:「二手衫沒問題啊,仍可穿,根本不用再買,在菲律賓很有用!」

 

僱主「大哂」 ?

作為僱主,直接指示工人不就可以嗎?何以要慢慢向她解釋環保道理呢?

「她接受我的一套,我自己很開心,任何人願意跟我的方法,我都開心。」阿珊說,「但不用強逼。」

「沒有溝通,會做得不開心呢!」阿珊視Gina為家庭一份子,認為家傭也有份維繫這個家,溝通是彼此相處的基礎,「社會上有些人覺得僱主『大哂』,僱員要啞忍,這樣不會做得好。我天天都要對著她,為什麼要大家都冷冰冰?我希望多一個屋企人,不然的話,我請一個酒店服務員都可以啦!」

阿珊表示,有人認為「支付了人工,就要用到盡」,將家庭的責任都「外判」給工人。有些朋友的家傭於周日放假,他們會將骯髒碗碟放著,留待工人回家清潔,自己絕不動手洗碗。有一次,阿珊的丈夫邀請朋友來家裡燒烤,丈夫忙著打點、起火,朋友叫他「你叫嗰隻嘢(工人)做咪得!」阿珊指這根本是貶低了工人,僱主與家傭應互相「尊重體諒」才對。阿珊自己也會做家務,不會全都倚賴工人。

牛奶盒和膠袋並非垃圾,洗淨後,又可重用。

牛奶盒和膠袋並非垃圾,洗淨後,又可重用。

 

「這一家實在太好了」

幾年前,Gina回菲律賓誕下女兒,之後又回到阿珊家工作。轉眼女兒已3歲了,Gina說有時想回去照顧女兒,「不過這一家實在太好了,我離開不了。有時候我想離開,到最後也沒走。他們對我好好,如果你工作得開心,不知不覺間,時間會走得很快」。「環保生活,我還有很多要學呢。」Gina說。

Gina若要回菲律賓,阿珊表示也會支持,「Gina照顧得我的子女很好」,「她都付出了青春來幫我。我對她說,如果你再來香港工作,就返我家工作吧,我加人工」。

自己造鹹蛋,也難不到Gina。

自己造鹹蛋,也難不到Gina。

阿珊和Gina造了很多番梘。

阿珊和Gina造了很多番梘。

文章: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5%A4%96%E5%82%AD%E5%9C%A8%E9%A6%99%E6%B8%AF-2-%E8%8F%B2%E5%82%ADgina-%E7%82%BA%E4%B8%80%E5%80%8B%E9%BA%BB%E7%85%A9%E5%8F%A4%E6%80%AA%E7%9A%84%E7%92%B0%E4%BF%9D%E5%AE%B6%E5%BA%AD%E5%B7%A5%E4%BD%9C-%E5%BE%88%E9%96%8B%E5%BF%83/ 

 *****若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

廣告


發表留言

卡板變種植箱試做日

**活動由「全港分區綠色生活地圖」製作小組Radiance 舉行,非綠手指工作室。

11129900_10205517213103485_474575410676488744_n13207_10205517214223513_3309939224409444324_n

4月4日在Bella個場嘅"卡板變種植箱"活動好正!!
原來啲卡板印有HT或MB字樣,HT係冇防蟲藥,建議可用作種植箱,MB就有落防蟲藥。

11112580_10205517216103560_3428800262508479765_n11081142_10205517215743551_3847757358246745778_n
權師傅教路後大家夾手夾腳就好快完成。期待地圖現時嘅四個社區天台農圃都可以利用卡板做多啲不同款嘅種植箱。
除咗種植箱,卡板仲可以做唔同玩意,上網打"pallet" search圖片就有好多圖可以參考。

11091168_10205517212823478_3559516571587973759_n   10403566_10205517215343541_309047591377172553_n 11134034_10205517212503470_2588729138899306280_n10421449_10205517212263464_3493425279866924635_n11013083_10205517213343491_7512124488788265449_n10407618_10205517214703525_3434606574548524044_n

*****若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


發表留言

「吉場」 — 一個共享活動場地的平台‏

venue_logo(final)v2_0318

吉場是一個共享活動場地的平台,致力發掘本港閒置或未盡其用的活動場地,及配對有共同理念的場主和場地使用者。我們的目標是善用資源和紓減場主的租金壓力,解決有場無人用和有人無場用的問題。

Venue.hk provides a platform for sharing of event venues – we identify idled and underutilised event venues, and match venue hosts and users who share common values. Our goal is to optimise the use of resources, help relieve venue hosts from rental burden and fill the gap between the supply and demand of event venues.

更多有關吉場的資料:

主頁:  http://map.venue.hk/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indVenue

「吉場」來源的故事: 

https://greenmamahk.wordpress.com/2015/01/07/%E9%82%80%E8%AB%8B%E6%88%90%E7%82%BA%E5%85%B1%E4%BA%AB%E5%A0%B4%E5%9C%B0%E

如你有興趣提供場地, 請填以下問卷, 及幾張場地的相片, 加上一段簡潔的場地簡介, 我們會盡快聯絡你: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gxDgSx63a9gP023kxmDz7S_ufJx4T82cxUHiyFfg64/viewform

2014年12月29日

紀曉風 獨眼香江

場地資源配對 推動綠色生活

愛好綠色生活的家庭主婦林麗珊,今年初發起成立「香港綠色生活地圖」,透過網絡地圖呈現各種綠色生活的資訊;在「共享」的大前提下,讓她遇上了欲發展「空間共享」的IT人Walter和Kennedy,結果兩個組合一拍即合,未來將利用手機App、網站,甚至一個社企的模式,讓城市人尋找空間之餘,融入綠色生活。 (節錄)

來源: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politics/article/961153/%E5%A0%B4%E5%9C%B0%E8%B3%87%E6%BA%90%E9%85%8D%E5%B0%8D+%E6%8E%A8%E5%8B%95%E7%B6%A0%E8%89%B2%E7%94%9F%E6%B4%BB

*****若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


發表留言

Mark Boyle (The Man Who Lives Without Money) 的『一整年不用錢』"A year of Freeconomy living"

剛看完Mark Boyle的『一整年不用錢』,書中道出了現代經濟體系影響我們今天生活的種種問題,通過他在一年不用錢過生活的經驗,他的分享在每一個環節裡都有細膩的描述,讓我有很大的空間反思。 個人覺得這書更比"No impact man"更精彩、更有深度! 文筆幽默,值得探討!!

Mark Boyle 出版的 《一整年不用錢》之介紹:   在這本劃時代的書裡,馬克.鮑伊親身體驗一整年不用錢的情境,並且在這樣的過程中,找出我們因迷戀金錢所帶來的後果。他經歷了以烏賊骨板磨成粉來刷牙,並且只吃當季食物,和人交換生存技巧,使用堆肥廁所等種種情境,而且甚至不用一文錢渡海到愛爾蘭,聞所未聞地不用錢過了一個聖誕節。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770 11092546_10152776777253601_677012394_o

免費+自由 一個經濟系畢業生的不用錢生活實驗            

想像完全不用錢生活一整年。原為企業經理人的馬克.鮑伊,本身也是經濟系畢業的高材生,他大膽做了這樣的實驗,本書就是他精彩動人的故事。親朋好友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你該吃什麼?住在哪裡?這對你的社交生活和人際關係會有什影響?你怎麼和朋友聯繫?如何洗滌? 在這本劃時代的書裡,馬克.鮑伊親身體驗一整年不用錢的情境,並且在這樣的過程中,找出我們因迷戀金錢所帶來的後果。他經歷了以烏賊骨板磨成粉來刷牙,並且只吃當季食物,和人交換生存技巧,使用堆肥廁所等種種情境,而且甚至不用一文錢渡海到愛爾蘭,聞所未聞地不用錢過了一個聖誕節。 馬克遵守自己嚴格的規定,回歸生活的基本層面,學習以巧妙的方式消除他的各種帳單, 完全不用錢過生活。從用菇類製作墨水,到以廢棄的鐵罐製造火箭爐灶,馬克在節儉中融入樂趣,說明了經濟環保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訣竅。本書的貼心和機智,是馬克驚人決心的證言,這也將能啟發讀者捫心自問:人生中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馬克‧鮑伊(Mark Boyle) 馬克‧鮑伊在英國發起「免錢經濟」運動,他大學主修經濟學,曾任有機食品公司的經理職位。他的網站「就是愛過這種日子」(http://www.justfortheloveofit.org/ )每天有三萬人次的點閱率,號稱是世上成長最快的替代性經濟活動,也是累計超過一萬五千多名會員的特殊社群。作者身兼《衛報》(Guardian )及《倫理消費者》雜誌(Ethical Consumer )專欄作家。並常接受英國各大媒體採訪(Sky News, BBC Radio Four, Daily Mirror, Daily Mail, Telegraph, and The Times)。


  第一章  為什麼不用錢? 金錢有點像愛情。我們耗費畢生的歲月追逐,卻很少有人瞭解它究竟是什麼。其實在許多方面,它最初的由來都是個奇妙的點子。 很久很久以前,人們買賣是以物易物,而非金錢交易。到市集的日子,大家就帶著自己所生產的東西聚在一起逛來逛去;烘焙者帶著他們的麵包,陶工帶著他們的陶器,釀啤酒的人拎著他們的啤酒,木匠則帶來木匙和椅子。他們和能提供有用商品的人討價還價。這雖是個聚會的好方法,但效率卻不高。   如果麵包師先生想要買點啤酒,他就會去找啤酒太太,兩人先聊聊兒女經,然後麵包師先生就會提議用他做的麵包交換啤酒太太的佳釀。通常這樣的做法很方便,雙方可以順利達成協議。但──這也是問題之所在,有時啤酒太太不想要麵包,或者覺得麵包師先生提議的交換量不符合她的理想,但麵包師先生卻無法提供其他任何東西給她,這個問題就成了所謂的「意願雙重吻合(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交易關係的每一方都必須有對方想要的東西。也許啤酒太太發現她先生的體質對麩質過敏,因此麵包師先生是她另一半老是鬧肚子的罪魁禍首。也或許她想要的不是麵包,而是木匠先生製作的新木匙和農夫太太的新鮮蔬菜。可憐的啤酒太太真為此煩惱。   有一天,一個戴著精緻高禮帽,身穿訂製條紋西裝的人來到了這座小鎮,鎮上的人從沒見過他。這個新來的小子自稱是銀行先生,他上市場,看到大家為了想要交易自己本週所要的商品而忙得暈頭轉向,不由得哈哈大笑。銀行先生看到農夫太太想用自己種的蔬菜換幾個蘋果卻徒勞無功,於是把她拉到一邊,要她當晚召集全鎮居民到市政廳集合,因為他有個辦法,可以輕鬆解決大家的問題。   那天晚上,全鎮的居民都來了,大家興奮地你推我擠,想知道這個戴著高帽子穿著漂亮西裝,渾身散發著魅力的陌生人要說什麼。銀行先生拿出一萬個寶螺(cowry shell),每一個上面都印了他自己的簽名。他讓一百個村民各分到一百個貝殼,告訴他們不必勞師動眾地扛著啤酒桶、麵包條、瓶子和凳子來交易,而可以用貝殼交換商品。每一個人要做的就是決定他們的器具和農產品價值多少貝殼,然後用這些小代幣來作交易。「這很有道理,」大家說,「我們的問題解決了。」   銀行先生說他一年之後再回來,到時每個人都要給他一百一十個貝殼,他說這額外十個貝殼,是為了村民所節省的時間和力氣,向他表示感謝的代價。「這聽來很公平,但額外那十個貝殼從哪裡來?」向來聰明的廚師太太由舞台走下來時問道。她知道村民不可能全都能支付這額外十個貝殼。「別擔心,你們一定能想出來的。」銀行先生邊說邊離開,往下一個城市而去。   這個簡單的寓言就是金錢的來由。它的發展早已經超越原本簡單的開始。金融體系已經變得如此複雜,簡直無從解釋起。錢不再只是我們帶在錢包裡的紙幣或銅板;我們銀行帳戶裡的數目字只不過是開始而已,如今,我們有各種各樣的期貨和金融衍生產品,政府、企業,和地方政府的債券,中央銀行準備金,和造成二○○八年惡名昭彰信貸崩盤的抵押債券。形形色色的工具、指數,和市場,即使連舉世的專家,也未必能完全瞭解它們如何運作。   金錢不再為我們工作,而變成我們為它工作。金錢已經接管了這個世界。我們這個社會崇拜、敬仰這個本身毫無價值的商品,置它於其他一切之上。更有甚者,我們整個的金錢概念,都是基於一個提倡不平等、破壞環境,和輕蔑人性的制度。   幾度分離   到二○○七年,我投身商界已近十年。我在愛爾蘭花了四年時間,學習商學和經濟,接下來六年則在英國,負責有機食品公司的管理。我是在取得學位之前的最後一學期,讀了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 1869-1948)的書之後,加入有機食品公司。甘地的生活方式讓我想起而效尤,發揮我的知識和技巧,貢獻社會,而非照我原先的計畫,進入企業界,在最短的時間內賺最多的錢。甘地說的一句話引起我的共鳴,那就是「不論你是孑然一身,抑或是挾數百萬人的多數」,「要改變世界,先改變自己(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問題是,我完全不知道我想要的改變是什麼樣。有機食物似乎(而且在許多方面至今依然也是)是合乎道德倫理的產業,應該是個好的起點。   在有機食品界工作六年之後,我發現這不是我曾一度信仰永續生活的聖杯,而是絕佳的跳板,讓我開始關注生態環境的生活。有機食品業也有傳統食品業盛行的問題:必須飛越全世界運送的食物、用太多層塑膠包裝的便利商品,以及大企業購併獨立小企業。我感到失望,因此尋找其他方法,加入舉世其他關懷如氣候變遷、資源耗竭等議題的人群行列,想要採取行動,做出貢獻。   一天晚上,我和好友唐恩閒談,討論到世上幾大問題:血汗工廠、環境破壞、如工廠一般大規模飼育牲畜家禽、資源戰爭等等。我們不知道該把人生奉獻在解決哪一個問題上。我們並不覺得自己可以讓世界有多少改變;我們只是在污染浩瀚汪洋中的兩條小魚罷了。那天晚上,我明白這些全球的病徵並非如我先前所以為的那般互不相干,其中有一條主要的經脈貫穿:我們和我們所消費的物品之間毫無關連。如果我們全都得栽種自己要吃的食物,就不會(如我們在英國這樣)浪費其中的三分之一;如果我們全都得打造自己要用的桌椅,就不會一換室內裝潢,就把舊桌椅隨手丟棄;如果我們看到在武裝士兵監視之下裁剪布料的兒童,製作展示在熱鬧街頭我們一心巴望的時尚服飾,我們恐怕就再也不會有採購的欲望;如果我們看到屠宰豬隻的慘況,恐怕大部分的人就再也不會想吃豬肉;如果我們得濾清自己要喝的飲水,想必沒有人會在裡面大小便。   人並不是天生喜歡破壞;我很少認識有誰是真的想折磨人的,但大部分人卻一點也不明白,我們日常的購物習慣破壞性如此之大。問題在於,一般人永遠看不見這樣可怕的過程,也不認識製造我們商品的人,更不用說自己生產這些商品。我們由新聞媒體或國際網際網路上看到一些證據,但它們沒有多少效力;它們的影響已經被光纖電纜的情感過濾器過濾掉了。   因此說到結論,我想要找出究竟是什麼促成了我們與我們所消耗商品之間的缺乏連繫,答案很簡單。稱作「金錢」的工具一旦誕生,就改變了一切。它的構想似乎是好主意,而且世上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人依然認為如此。問題是金錢後來變H5N1   了什麼,它讓我們有能力去做什麼。它使我們完全與我們所消費的事物和製作我們所用產品的人脫節。自有金錢之後,消費者和被消費商品的幾度分離已經大幅增加,而經過金融體系的複雜發展,當今的情況更甚於以往。特別針對這點而設計的行銷活動隱藏了這個現實,不讓我們看見,而且因為有數十億美元的金錢作後盾,因此這樣的活動非常成功。   金錢是債務   在我們現代金融系統中,大部分的金錢是由私人銀行創造出來,當作債務應用。想像一下,如果現在只有一家銀行,原本一直把錢藏在枕頭下的史密斯先生決定要把他畢生積蓄的一百個貝殼存進這家銀行。當然,銀行想要將本求利,因此決定把史密斯先生的貝殼借一部分出去,比如借出九十個,只留十個在金庫裡,以防史密斯先生要提點小錢。另一位紳士瓊斯先生則正好需要貸款,他到銀行來,很高興地借走了史密斯先生的九十個貝殼,這他後來得要加計利息歸還。瓊斯先生借了貝殼之後,決定要拿它們向麵包師太太買麵包,因此到當天晚上,麵包師太太就把她剛收到的九十個貝殼拿到銀行來,你看出端倪了嗎?起先史密斯先生存了一百個貝殼到銀行裡,現在銀行除了史密斯先生的一百個貝殼之外,還有了麵包師太太的九十個貝殼。一百個貝殼已經變成了一百九十個,錢滾錢了。此外,銀行現在還可以出借麵包師太太九十個貝殼的一部分!這樣的過程可以繼續下去。   貝殼的總數當然並沒有增加。如果史密斯先生和麵包師太太同時想取回他們的貝殼,銀行就慘了。不過這種情況很少發生,而且縱使發生了,銀行也還有其他存戶的貝殼可以運用。問題是發生在:如果銀行把所有存戶百分之九十的貝殼都借了出去,那麼在這虛擬世界中所有銀行帳戶中的所有貝殼,就只有百分之十真正存在!如果所有存款人同時都想要超過百分之十所存貝殼的數量,銀行就會垮台(擠兌),這時大家才明白銀行根本就只是創造想像的金錢。   這套系統看來很荒唐,但卻是當今每天都在發生的情況,非但有銀行,而且還有成千上萬家銀行;所用的不再是貝殼,而是形形色色的貨幣。但原則是一樣的:大部分的錢是藉著私有銀行的借貸而創造出來的,我們最寶貴的商品本身並不代表任何價值,你銀行帳戶裡的數字大半是其他人的債務等等。銀行擠兌也並不是憑空想像,最近的銀行危機,由英國的北岩(Northern Rock)到美國的房利美(Fannie Mae),都說明了我們建立在假想資源上的金融體系是多麼地不穩定。一如二○○九年世界銀行搖搖欲倒需要緊急挹注所顯示的,這棟宏偉的大廈是建立在假象之上,一旦這個系統崩潰了,納稅人就得花數十億補貼銀行,讓假象繼續存在下去。  債務造成競爭,而非合作   就目前的金融體系而言,如果存款都留在銀行裡,銀行就沒什麼賺頭,因此銀行有很大的誘因,盡可能去找人來借錢。不論是靠廣告、提供刻意壓低的利率,或者鼓勵消費,銀行都要盡可能出借大部分的存款。在我看來,這樣創造信用正是地球環境遭到破壞的主因,因為這讓我們的消費遠超過我們的能力。每一次銀行發給某人信用卡,地球和它未來的世代就接收到相對應的借項通知單(Debit note表示你的帳上扣除某一個金額的通知單)。   如此這般,我們還不滿足。根據二○一○年公布的一項信用報告,光是英國,如今就有七千萬張信用卡,也就是說,在英國,有「彈性朋友」之稱的信用卡數量比人還多。一般家庭的平均債務(房貸不計)逾一萬八千英鎊,而且更複雜的是,就在寫作本書之時,英國的國家債務以每秒四千三百八十五英鎊這麼驚人的速度成長。不論在經濟或生態兩方面,還債的時候總會到來。雖然創造金錢對經濟有好處,但對經濟體系原本要服務的人群卻並非好事。每一天,英國市民諮詢局(Citizens Advice Bureau)慈善機構就協助逾九千三百名需要專業支援解決債務的人,每四分鐘就有一人宣告破產或無力償付債務,每十一分鐘半就有一間房屋因買方未能如期付款而遭收回。   到頭來,創造金錢的過程不免使富者益富,貧者益貧。銀行出借了由任何客觀標準來衡量,不論原本和後來,它們都沒有的金錢。它們提高利率,保有如果貸款未獲償還就收回真正資產的權利,天底下還有比這更不公平的事嗎?   讓我們再回到我們的小鎮上。在過去,如農作收成這樣的時節,人們總是互相幫忙,。這既非正式的義務,也沒有刻意交換服務的羈絆,大家互助合作的次數遠比現在多得多。這樣的合作讓他們有一種安全感,一種金錢不那麼重要,世上依舊有合作文化的感覺。然而,對金錢的追求和人類貪得無饜的欲望,鼓勵我們為了求取更多的金錢而互相競爭。在我們的小鎮上,競爭取代了原本的合作,再也沒有人免費幫助鄰居收成。這種新的競爭精神正是造成小鎮諸多問題的部分原因,由疏離感到自殺率、心理問題和反社會行為的增加。它也造成了環境問題,比如資源耗盡和氣候的異常,這正是和經濟不斷成長齊頭並進的問題。   金錢取代社群,成為安全的保障   對大多數人而言,金錢就代表安全。只要我們銀行有錢,就有保障。這樣的立場很危險,如最近高度通貨膨脹的國家阿根廷和印尼就可證明。二十一世紀之初的繁榮──由各銀行主管大力加壓吹起的泡泡,如今已經破滅,許多政壇人物、經濟學者和分析師迄今還不能確定是不是唯有一根刺而已。   雖然我相信我們可以度過這次的經濟反轉,說不定還可再撐過接下來幾次,但未來的經濟危機不會如此容易解決,刺激景氣復原會更加困難,因為這些挑戰會受到現實世界問題的影響。金融業天生就不穩定,再加上我們經濟的兩大支柱──保險和石油業,最後都會受到正在發展的兩大問題的打擊:氣候變遷和「石油危機」。 來源: http://drchai8734221.pixnet.net/blog/post/26282970-%E3%80%8A%E4%B8%80%E6%95%B4%E5%B9%B4%E4%B8%8D%E7%94%A8%E9%8C%A2%E3%80%8B%E2%94%82%E9%A6%AC%E5%85%8B%E2%80%A7%E9%AE%91%E4%BC%8A